杭州供卵中心

早教即婴幼儿早期教育,业内一般把0-3岁的婴幼儿教育称之为早教,3-6岁的婴幼儿教育称之为幼教。 在K12领域竞争白热化的情况下,早教领域一直被看作是新蓝海。 据《中国早教蓝皮...

早教即婴幼儿早期教育,业内一般把0-3岁的婴幼儿教育称之为早教,3-6岁的婴幼儿教育称之为幼教。

在K12领域竞争白热化的情况下,早教领域一直被看作是新蓝海。

据《中国早教蓝皮书》数据显示,预计2025年我国早教市场规模将突破4500亿元。2018全年融资数量共236起,其中早幼教投融资有117起,占据2018整年全行业融资的半壁江山。

然而今年以来欧拉早教、馨哈早教、花园宝宝早教等,接二连三组团“跑路”,孩子家长大多退费无门。给早教市场蒙上了一丝阴影。

如今,早教市场如何良性发展成了摆在不少从业者面前的问题。

案例

开了7年,她从未真正实现盈利

早教兴起于20世纪60年代的欧美, 20世纪90年代传入我国便快速兴起。

许玲(化名)算是重庆最早一批从事早教行业的本地人了,一直从事幼儿教育工作的她,于2001年开设了重庆本土第一家早教中心“开心贝贝”,主要面向上幼儿园之前的小朋友,并快速扩大,在璧山、甚至昆明都开设有分店。

“最高峰有近10家店吧,单店学生上百人。”许玲对上游新闻·重庆商报记者说,但随着金宝贝等全国性连锁早教机构入渝,竞争愈发激烈,加上同质化严重,盈利难,她不得不在2008年关掉所有早教中心门店。

直至闭店,许玲的早教中心都未能实现真正盈利,最好的时候仅是有些分店营收持平。“我们还是市场竞争不激烈的阶段开店的,营收都不太理想,如今的早教中心压力可想而知。”

在龙湖时代天街,涉及0-6岁婴幼儿早期教育的机构就有10家左右。23日下午,上游新闻·重庆商报记者在时代天街走访发现,因为是工作日,来这些机构上课的孩子都不太多。

工作日期间,商圈里的早期教育机构较为冷清。

泽科弹子石中心也是同样的情况。开了一家画室名叫“有模有样画室”的小白表示,周末节假日才是早教机构的旺季,工作日要等到孩子们放学后,机构才有人气。

现状

固定成本高,大部分机构在亏钱

业务涵盖幼儿园和托育早教中心的重庆朗萌巴蜀实验教育集团,集团创始人熊钏告诉上游新闻·重庆商报记者,在商圈开一个针对0-3岁的托育早教中心,运营成本可不低,面积在500平米的,每个月投入10万元左右。

此外,还有人力成本。熊钏说,业内严重缺乏师资,优质老师月薪上万。“如果机构自己培训老师,每人又得花上万元,这些都是固定成本。”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0-3岁早教中心从业者透露,早教中心一直存在课消率低的问题,即选择亲子早教课的家长大多在周末上课,平时上课的人不多。“这导致人少的时候,机构也要负担场地成本、人员成本,算下来真正能赚钱的机构不多,或许仅是头部那几家。”

而据许玲估计,在重庆从事早教行业的人大部分都在亏钱,利润最高也就20%吧。

除此之外,早期教育机构还面临招生难、同质化竞争等诸多困境。

破局

幼儿园涉足早教,园中园正成新模式

自关闭针对0-3岁孩子的早教中心后,许玲继续开办幼儿园,并把目光放在托育早教行业,在幼儿园开办托育早教班,满足在校幼儿园学生家长的二胎托育需求。同时也解决招生问题。

据上游新闻·重庆商报记者了解,在重庆类似“托育早教+幼儿园”的园中园模式正兴起。

幼儿园内开办的托育早教中心

重庆朗萌巴蜀实验教育集团,目前在渝北、江北、巴南、涪陵等地已开了十几家幼儿园。该公司于2017年开办“熊猫宝贝儿童成长中心”,面向0-3岁宝宝提供托育早教服务,至今已开设4所元园中园。

“园中园模式下,招生很不错,附近社区的家长乐于先把孩子送到托育早教中心上课,再就读我们的幼儿园。”重庆朗萌巴蜀实验教育集团创始人熊钏介绍,此后,他们还开设了多家托育早教中心,分为社区店、独立托育中心、园中园和商圈店四种类型。“收费分为按月托育和按课时早教,托育最低3000多一个月,早教一课时100多元。”

这学期,他们所开设的托育早教中心已招收近千位孩子。

熊钏称,虽然园中园的模式一定程度上缓解了招生问题,但她认为,早期教育行业,特别是0-3岁托育早教行业,短期大家都很难盈利。

趋势

相关政策逐步推进,利于行业良性发展

业内人士指出,80后、90后家长对孩子培养的关注点已从传统单一的应试教育转向了“体能、智能、心理”全面发展,也构成了早期教育行业发展的广大需求和市场。

许玲说,目前家长们对于托育早教有需求,但存在信任问题,这急需早教托育教育科普,以及相关标准出台,以减轻家长顾虑。“我们有去社区进行早教课程科普分享,并派发免费体验课。”

从2012年开始,政府在相关政策法规中多次提及发展早教。特别是2019年5月10日国务院发布托育行业指导意见。近日,国家卫健委发布的《托育机构设置标准(试行)》和《托育机构管理规范(试行)》已于2019年10月8日起正式施行。明确了对于托育机构工作人员的资格条件,强调有虐待儿童记录个人禁止从事托育机构工作。

“随着相关政策出台,势必会规范行业发展。”熊钏对记者说,行业规范发展,会增加家长的信任感,会有更多家长愿意把孩子送到托育早教机构。

上游新闻·重庆商报记者 韦玥


本文链接:http://ztcszc.com/zhuyunxinwen/528.html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