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尔滨试管助孕

代孕,这个在灰色地带游走却拥有广大受众的产业,在一场明星的风波中再次被揭开面纱。 1 月 18 日,明星郑爽和张恒被曝在美国代孕生子,两个孩子的出生证明及录音被爆出。录音中...

代孕,这个在灰色地带游走却拥有广大受众的产业,在一场明星的风波中再次被揭开面纱。

1 月 18 日,明星郑爽和张恒被曝在美国代孕生子,两个孩子的出生证明及录音被爆出。录音中的双方商量,如何处理掉两个孕期已满七个月的孩子。

极目新闻记者采访发现,在这个庞大的产业链中,有人为了圆自己的儿孙梦,借用他人子宫;有人又受到金钱的蛊惑,出卖自己的子宫。堕胎、弃养、无国籍人群在这个产业链中层出不穷。在这个产业链里,每个女性、每个子宫,甚至怀孕的每个阶段、每项检查,都被明码标价。

黑暗的产业打着法律的擦边球,损害女性健康、物化剥削女性。不仅践踏了公民权益,更败坏了人伦道德。

国内外套餐花样百出

30 万元即可乌克兰生子

"卵妹""孕妈""志愿者",这是代孕产业链里的黑话。

1 月 20 日,极目新闻记者以买家的身份联系到了多家代孕机构,工作人员都明确表示他们可以在国内外提供代孕服务。

广州一家代孕机构的工作人员小王表示,自家机构代孕目前分两种套餐,两者价格差距 10 万元。

"二代试管代孕套餐价格是 50 万元左右。"小王表示,在这 50 万元费用里,包括了卵妹的促排卵费用、受精卵移植手术费及孕妈的相关费用。

小王表示,二代试管代孕套餐是随机性别的,她推荐记者办理 60 万元左右的三代套餐,来确定性别。

同时,小王表示,提供卵子的卵妹记者可以实地面试。记者询问,可否筛选出高学历的卵妹,小王当即表示,可以,但需要加钱。

记者再次询问孩子出生后能否办理出生证及落户,小王同样表示自家公司有相关渠道。

另一家广州的代孕机构则表示,可以为记者提供双胞胎代孕服务。

工作人员刘某称,记者只需要在孕前进行相关体检,确保没有遗传病即可进行代孕操作。同时,刘某表示,自家公司曾多次被国内知名媒体报道,资本十分雄厚。

记者表示自己担心在国内代孕违法。刘某则表示,自家公司会严格保护客户隐私,同时会一站式服务,帮助客户解决落户的问题。

另一家公司工作人员吴某(化姓)则向记者表示,自己可以提供在乌克兰的代孕服务。

"我们会办理好宝宝的 DNA 鉴定、出生证明,同时办理中文翻译版本,并有出生证的公证和中国大使馆的认证。"吴某表示,宝宝可以拿着这些证明直接到地方派出所上户办理身份证,可以正常落户回国。

"您和太太可以到乌克兰签署合同吧?"吴某称,签署合同需要客户办理护照到乌克兰。

得到记者肯定的回复后,吴某向记者发来了几个套餐供记者选择。

记者看到,套餐最低价格仅需 31 万元,最高可达 90 万元。套餐为分期付款,每一个步骤完成都需要支付一笔费用。甚至,还包括有双胞胎、亚裔血统、剖腹产等增值费用。

记者了解到,在代孕过程中,卵妹为临时配对,机构会根据客户的需求寻找。而孕妈则受到机构的统一管理,在某种程度上,人身是受限的。

耗资超过 50 万元

说好的"混血儿孙子"只是一场梦

"这就是做了场秋梦。"面对极目新闻记者,76 岁的王建军(化名)一声长叹。他曾花费巨资选择代孕服务,然而 2 年零 2 个月的经历,让他不堪回首。

王建军的儿子王元(化名)16 岁起就患有重度精神疾病。30 年来,长期的住院和治疗不仅花掉了家里的大部分积蓄,也使两位老人心力交瘁。

"住院花了很多钱。但如果交不上住院费,医院就会要我把他领回来。回家后我们也管不住他,他经常把我们打得头破血流,我甚至半夜去医院缝针。"王建军说。

不过,比起昂贵的医疗费用,王建军和妻子李艳更担心的是随着自己年纪愈长,谁来接手照顾儿子?"我们老两口死后儿子怎么办?何以生存?难道我们把他一起带到另一个世界去?"王建军老两口为此没日没夜地犯愁。

2018 年,代孕公司突然进入了被阴霾笼罩的王家人的视线。看到"合法代孕"的广告,李艳想,给儿子做一个孩子,以后孩子长大了就能接手照顾父亲。王建军说,自己一直反对这种做法,但妻子坚持,没办法只能"试一试"。

代孕公司造梦看起来几乎无懈可击。"公司负责人给我们发了外国卵妈、孕妈的资料供挑选。我们提供精子,最后在国外生出混血儿。公司也承诺,届时孩子的国籍和户口问题不用担心,他们有方法解决。"王建军说。

但钱一笔笔交出,美梦开始出现缝隙。王建军发现代孕实施起来有诸多波折。由于不在同一个城市,他几乎无法验证代孕公司说的是真是假。老两口只能对着手机里的资料认识卵妹、孕妈,想象孙子未来的样子。"但对方反复强调最后孩子出生后,我们可以验 DNA,确认这是我孙子。其他的,只能听公司介绍。"王建军说。

在代孕过程中,代孕公司每次都告诉他"你马上可以抱到孩子了。"但实际上,又在其后出现流产、胚胎不着床等情况。

取卵、配精、合成胚胎、将胚胎植于孕母体内、孕育、失败、再孕、再失败 …… 每一个步骤开始实施,老两口就要汇出一笔新的款项,总金额最终超过 50 万元。

直到 2020 年 9 月,代孕公司突然告知他,此前做代孕业务的国家已经禁止单身代孕,王建军老两口的孙子梦被彻底击碎。

此时,王建军才开始反思代孕过程中的诸多疑点,"可能从头到尾都是一个骗局。我们只是做了场秋梦。"王建军说。

极目新闻记者了解到,目前该公司所在地的市场监督管理局已介入调查。

迫于金钱压力代孕生女

客户弃养户口成难题

上官正义是民间知名"打拐志愿者",也是 2010 年感动中国候选人。

2019 年初,上官正义在涉拐的 QQ 群内,认识了吴明明(化名)。1978 年出生的吴明明正是众多孕妈中的一员。

上官正义向极目新闻记者介绍,在 2017 年前,吴明明与前夫经营生意失败,双方离婚,上初中的儿子也跟随前夫。独自一人的吴明明需要独自承担外债,被逼无奈的吴明明在网上接触了套路贷后被逼上绝路。

"当时套路贷的工作人员向她介绍做代孕还钱。"上官正义说,帮人怀孕一年,就可以赚 20 万元,如果是男孩或双胞胎,价钱还会更高,吴明明当即答应了。

多次体检结果显示,吴明明身体指标一切正常,可以代孕。由于吴明明年龄偏大,中介会每天要求她吃一些激素类的药物,以便在后续手术过程中顺利完成胚胎植入。

据吴明明回忆,手术当天自己是躺在后座被带到的诊所。到达诊所后,排队的人很多。轮到吴明明手术,仅仅十分钟就完成了胚胎的植入。

吴明明说,这个过程真的很痛苦。但她不知道的是,痛苦才刚刚开始。

手术完成后,中介带她回到了上海的宿舍,这时,她收到了第一笔佣金 1 万元。中介表示,在接下来的每个月,吴明明都会收到 2000 元的生活费,一个月后会有第二笔佣金到账。

意外出现在第三个月,中介带吴明明去医院常规检查时发现,吴明明感染了梅毒。吴明明说,自己并未与任何人接触,都在中介的视线监管范围内活动。她不明白自己怎么感染上了梅毒,只有可能是手术环境不卫生或者胚胎携带了病毒。

这次检查出结果后,中介让吴明明不要告诉客户。可当客户来探望自己时,吴明明却忍不住告知了实情。

最终,客户放弃了这个孩子,吴明明向中介要求的医疗费用也无果。

第四个月,胎儿一天天长大,中介最终把吴明明赶出了宿舍,前后一共只给了她 2 万多元费用。想到自己年纪已大,堕胎存在风险,怀胎十月对肚子里的孩子也有了感情,吴明明最终还是选择将孩子生了下来。

这时的吴明明依旧债务缠身,但幸运的是她认识了一名离异男子,愿意接纳她们。

苦于债务,吴明明选择将孩子的出生证明以 2.5 万元的价格卖给了泸州的一对夫妇。

2017 年 10 月,吴明明在成都某医院产下一名女婴。泸州夫妇也从她生产的医院,用自己的证件,办走了出生证明。

吴明明收到 2.5 万元卖证钱后,一部分还了账,剩下的几千块钱则留给自己和孩子急用。

上官正义说,近段时间每隔几天,吴明明都会问自己有没有途径办出生证,想要给她的女儿办户口,却因为种种原因,终究还是没能办理下来。

10 年时间代孕纠纷逾 400 件

法律问题层出不穷

1 月 20 日,极目新闻记者以"代孕"为关键词在裁判文书网搜索,发现自 2012 年至今 10 年时间内,全国因代孕引发的相关案例逾 400 件。离婚、抚养、争夺财产,因代孕现象所引发的多重社会问题也值得深思。

首例代孕引起抚养关系纠纷案发生在 2014 年,此案曾写入 2017 年最高人民法院工作报告。

据裁判文书网显示,上海夫妻张娜(化名)和丈夫李成(化名)婚后一直不孕,遂采用买卵培植代孕的方式,生育了一对双胞胎,其中卵子提供方与代孕方非同一人。

2014 年,李成因病去世,孩子的祖父母为争夺抚养权,将儿媳张娜告上了法庭。一审法院判决孩子由祖父母监护。

但最终,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二审改判监护权归属抚养母亲张娜。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判决中,该案判决考量监护权归属儿童利益为大。

代孕不仅引发抚养关系纠纷,参与代孕的女性也有较高风险。

据裁判文书网 2020 年 1 月 1 日发布的一则判决书,"传某国际助孕中心"工作人员陈某以招工或代孕为名在菲律宾和越南招募女性,高薪引诱外籍女性偷渡至广州。内部人员再通过高额回报利诱、扣押证件、言语威胁、非法拘禁等手段引诱、胁迫偷渡过来女性从事代孕并谋取暴利,待外籍女子同意代孕之后,该组织又对参与代孕的女性实施胚胎移植受孕手术,等受孕之后又分别安置在广州从化、湖南衡阳等地区的不同公寓,限制外籍代孕女性的人身自由直至生育小孩时止。

此案看似是一起非法拘禁案,实则是隐藏着多宗跨国"代孕"交易。经过胚胎移植手术后,这些外籍代孕女性被非法拘禁长达四五个月。

最终,湖南衡阳市珠晖区法院以非法拘禁罪判处该案从犯陈某有期徒刑一年,缓刑一年六个月。

甚至连代孕后要求退款的纠纷,2017 年也曾在法院进行审理。

2017 年 3 月 22 日,江苏男子张某与李某签订《全委托代孕包生(男孩)合作协议书》。李某为张某提供代孕服务,张某为李某支付总金额为 76 万元整相关费用。

双方签订协议后,2018 年 3 月 21 日,代孕者分娩一名男婴,后该男婴经诊断患有肾积水、先天性心脏病。审理中,原告张某陈述,其与妻子仅生育一女,已经 30 岁,想再生一个儿子,因其资产较多,希望有儿子能够继承家产,妻子身体状况不宜生育,但李某所承诺的代孕男婴患病,违背相关协议,要求退款。江苏省宜兴市人民法院最终判定,协议无效,驳回原告退款协议。

江苏省宜兴市人民法院认为,虽然本院作出判决,但是李某通过从事代孕中介行为进行谋利应当被禁止,张某抱有的儿子"传宗接代"的落后思想也应摒弃,人工生殖技术的运用应当在法律规定的范围内基于解决不孕不育者的痛苦,而非实现私利。

律师:签订了代孕协议,

当事人的权益也不受法律保护

浙江融哲律师事务所王雯律师,长期关注代孕相关的法律问题。

王律师向极目新闻记者介绍,中国现行法律禁止代孕。《民法典》明文规定:民事主体从事民事活动,不得违反法律,不得违背公序良俗。同时也规定了,违背公序良俗的民事法律行为无效。

王律师表示,代孕行为违背我们国家传统的社会伦理、道德和公序良俗的基本原则。

"生育行为本身具有社会性,而代孕则完全打破了传统集妊娠、分娩与血缘为一体的母亲的形象。"王律师认为,代孕行为本身会造成我们国家法律关系的混乱,也使得代孕母亲、委托方、孩子三方的权益都无法得到保障。

代孕机构与委托方之间的委托合同从根本上来说是无效合同。"即使签订了代孕协议,当事人期望获得的合同权益都不受法律保护。"王律师称。

近年来因代孕引发的法律纠纷多发,包括代孕合同纠纷,由代孕引发的抚养权争议、继承权争议等。

"代孕出生的孩子还会出现国籍方面的问题,目前国内代孕机构中有条件的委托方往往会前往美国、乌克兰和印度这几个允许有偿代孕的国家进行代孕这一整套流程,直至孩子出生。"王雯律师说,而在这几个国家中,只有美国的法律明确规定,所有在美国出生的孩子可自动获得美国国籍;乌克兰与印度都是主张通过代孕出生的孩子不能自动入籍,除非父母一方是该国公民或拥有该国的永久居住权。

而中国的《国籍法》有规定:"在外国出生的孩子,若中国公民的父母没有外国的永久居留身份,或孩子出生时没有其他国籍,孩子就自动具有中国国籍。"

来源:极目新闻


本文链接:http://ztcszc.com/guanyuwomen/339.html

为您推荐